详细>>客户案例

更多>>其它资讯

坐拥6.5亿用户,上市却被拒,墨迹天气除了会卖广告还会干什么
发表时间:2020-04-03 15:08:00   来源:执行力传媒

3月23日,墨迹天气CEO金犁公开表示,墨迹天气未来的战略是从工具类App运营商转型为互联网综合气象服务提供商,B端业务要占到总收入的50%以上。

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年末,墨迹天气已坐拥6.5亿用户,公司的股东中不乏互联网巨头。据企查查数据显示,除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金犁外,墨迹天气第二大股东为杭州阿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5.5%。

早在2016年12月,墨迹天气就首次向证监会报送了创业板招股书的申报稿,这也意味着其正式踏上IPO之路。

在苦等近3年时间后,2019年10月11日,墨迹天气的IPO申请最终被否,虽然长年占据天气类App龙头位置,又有明星股东加持,但墨迹天气还是未能如愿上市。

如今墨迹天气从工具类App运营商转型为兼顾C端、B端的商业气象服务平台,疑问也随之而来:转型B端能否为墨迹天气带来新增长点?这会是墨迹天气为了摆脱单一营收结构做出的无奈之举吗?

1、成也广告,败也广告

2016年冬天,蔡文胜、吴欣鸿和Angelababy在港交所敲响了美图上市的钟声。上市不久,美图便迅速冲破了千亿市值,董事长蔡文胜也因此成了厦门首富。

美图登陆港交所大获成功,刺激到了不少工具类App运营商,越来越多的工具类App也随之加快了上市步伐,墨迹天气便是其中之一。

在众多工具类APP里面,墨迹天气因用户庞大、业绩突出而备受瞩目。据其招股书披露,成立于2010年的墨迹科技,主营业务是基于移动互联网平台的气象信息服务和广告信息服务,主要产品为查询气象信息的移动工具应用“墨迹天气APP”。

不难看出,墨迹天气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即利用“免费+广告”的套路,通过App为用户提供免费的天气预报、时景社区和生活资讯等服务,吸引广告主在平台投放广告,从而获取广告收入。

 

招股书还显示,在不到7年时间里,墨迹天气以“5.56亿累计装机量”的绝对优势登上了天气类App龙头老大的宝座。在2014 年至 2016 年间,墨迹天气主营业务收入快速增长,总营收分别为 4473.45 万元、1.27亿元、2.1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116.89%。

尽管招股书公布的业绩增速喜人,但很多投资者对墨迹天气并不看好。其中,最为人诟病的就是墨迹天气营收结构过于单一。

实际上,金犁早就意识到墨迹天气的营收结构存在很大问题。

2014年之后,墨迹科技开始进军智能硬件领域,并在之后开发了针对室内室外温湿度、空气质量、气压进行监测的智能家居设备“空气果”和“空气果1S”等硬件产品,试图通过智能硬件的销售,把业务由宏观天气扩展到微观的个人家居环境,并与现有的营收结构形成补充。

但从空气果惨淡的销售情况来看,“软件免费+硬件盈利”模式显然没有走通,空气果系列产品也没有在市场上掀起很大波澜,很快便消失了。

除了营收结构单一,证监会还给出了另外一个否决理由: 直接或间接股权关系客户贡献收入占比较大。

从2014年之后,墨迹天气与其有直接或间接股权关系客户的交易占比一直居高不下。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1-9月,墨迹天气与阿里、百度和腾讯等主要客户产生的交易分别占总营收比例的83.64%、75.05%、72.01%和45.84%。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盈利能力固然重要,但“长期、稳定且可发展”的盈利能力才是重中之重。在互联网流量红利用尽的背景之下,墨迹天气过度依靠大客户也会导致抗风险能力降低。

同时,总营收和净利润存在下降风险也可以在招股书中窥得一二。

数据显示,墨迹天气的活跃用户虽高,但日均停留时长只有两分钟左右。对于以广告为赢利模式的墨迹天气而言,两分钟停留时间带来的曝光效应十分有限。

面对“即用即走”的困局,墨迹天气为此做出了不少努力,比如推出时景社区服务,为用户提供气象信息的实时分享互动平台,目的是为了让用户在时景社区内以图片形式分享自己周边的天气状况。

然而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是,没有人会无时无刻关注天气,更不会在墨迹天气中分享动态。在用户的认知中,墨迹天气也仅仅是一款用来查看天气的工具类App而已。

随着手机自带天气App和其他天气类App竞品的不断出现,用户也会进一步减少对墨迹天气的依赖,这也就意味着,其用户数和用户活跃度也都存在下降可能。

2、一个程序员的上市之路

尽管墨迹天气被指出存在不少风险,但不能否认的是,墨迹天气坐拥6.5亿用户,活跃度表现很不错,盈利能力强,背后又有马云的投资公司撑腰,甚至连隔壁的电商平台拼多多和京东都要来羡慕一番。

取得这些成绩,金犁花费了十年时间。

金犁最早是塞班公司的一名工程师,技术过硬,拿过国际编程大赛的奖项。当时,塞班被诺基亚并购,诺基亚内部已经有一批工程师,因此金犁所在的小组没了用武之地。一年半以后,金犁等来的是诺基亚不再做塞班系统的决定。

2008年12月30日,这天恰好是金犁26岁生日,他突然觉得,“我得开始了。”于是便决定辞职创业。

对于创业方向,金犁希望他做的产品具备三个特征:一是大众普遍需要,二是使用频次较高,三是必须联网才能使用。

金犁最终决定做一款天气应用。他认为中国的气象经济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具有非常大的市场前景,国内很多行业还没有开始接受气象服务,气象信息还能挖掘出更大价值。

第一版墨迹天气在2009年上线。金犁和他的两位创业伙伴选择了五四青年节这一天,在圈子内非常知名的塞班论坛发布。很快,这款粗糙的墨迹天气下载量就超过了2000次,金犁很兴奋,因为这个数字远远超出他的预期。

2010年,金犁成立了北京墨迹风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开始将墨迹天气进行企业化运作。

墨迹天气的里程碑事件出现在2012年春天。

此时墨迹天气刚上线一年左右,就做到了同类产品中用户规模第一。产品爆火后,第一家找上门来合作的是老虎地图,墨迹天气帮老虎地图导流,用户每成功下载一次付费6块,一个月下来,就有八九千块进账。

后来,阿迪达斯也找了过来,金犁别出心裁地给App的“穿衣助手”小墨妹穿上了阿迪的冬季新款服装,墨迹天气也成为阿迪达斯当年“冬天动起来”市场活动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墨迹天气和广告的缘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京东商城、大众点评、游戏联盟一拥而入,墨迹天气上的推广品牌很快超过100个。2012年底,墨迹天气的营收已经突破1800万。

另一个关键性节点则在2015年到来。

当时,气象局宣布开放气象信息,紧接着,中国气象服务协会发布了《中国气象服务产业发展报告》,该报告显示,预计到2025年气象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

显然,墨迹天气在这个赛道上占据了先机。2016年,金犁顺势提出“天气+”的概念,试水B端业务,并且为饿了么和美团等外卖平台制定以短时预测为主的天气方案,平台可根据天气变化调整配送赔付策略和调度运力。

同样是在这一年,墨迹天气宣布注册用户数突破5亿,月活跃用户数过1亿,在同类软件中,市场占有率高达53.9%。

这是墨迹天气的高光时刻,庞大的用户群体和稳健的盈利能力给了墨迹天气上市的底气。然而时隔三年后,墨迹天气最终被证监会拒之门外,这或许会让金犁感到意外。

上市失败后,金犁发了一封内部信。他在信中写到,墨迹天气在B端的业务正快速发展,目前已经覆盖航空、物流、电力、零售、保险、汽车、智能家居等行业。2018年有547万的签单,2019年年底预计这一数字会达到1500万。“失败并不可怕,失败是成功之母,没有什么常胜将军”。

冲击IPO失败后,墨迹天气进行To B业务转型是一个好方向吗?不一定,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程序员的上市之路依旧道阻且长。

3、B端的软肋

对于墨迹天气从工具类App运营商转型为互联网综合气象服务提供商,一些业内人士并不完全看好。“不能忽略的是,国内的天气数据来源是由气象局主导的,墨迹天气顶多算个渠道商。”

上述人士认为,B端市场和C端市场完全是两个行业,简单来说,C端用户对气象服务的需求相对简单,而在B端,不同行业、不同公司对气象数据的需求千差万别,这需要气象服务公司技术水平过硬,气象数据获取足够精准,才能针对不同的B端用户去制定相应的气象服务解决方案,而墨迹天气在B端业务上的软肋是,无法掌握源头数据。

一个可以类比的例子是全美最大、知名度最高的气象预报公司AccuWeather。由于AccuWeather的数据来源独立,且拥有最大数量的预测气象数据,号称可以预测世界任何地方的气象,因此AccuWeather能为美国政府以及付费机构提供气象信息,客户涵盖了安卓手机厂商、铁路系统和农场等。

也就是说,B端业务的重中之重是气象数据源以及数据处理能力,源头数据越丰富,气象预测也就越精准,这样才能提供可定制化的气象服务解决方案。

墨迹天气显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严格意义上来说,墨迹天气只是天气信息的搬运工,虽有传统的卫星、雷达、站点采集,但墨迹天气的气象数据却是来源于中国气象局、北京市气象局、NOAA(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ECMWF(欧洲中期天气预报中心)等专业气象机构。

“墨迹天气可以这样干,显然竞争对手也可以,这毫无技术壁垒可言。”该业内人士说,“不过B端业务在国内仍然是一片蓝海市场,其潜在的庞大价值值得墨迹天气挖掘。”

其实不只是墨迹天气,盈利方式单一、用户黏性差、长期盈利性差一直是工具类App的通病。

美图就是其中之一。

根据2019年全年业绩报告,美图的总营收为9.78亿元,归母净利润为-1.91亿元。截止2020年4月8日收盘,美图的市值仅剩65.10亿港元,与其曾经一度逼近1000亿的市值相比,美图的市值已蒸发逾900亿,跌幅超过90%。

与墨迹天气的遭遇极为相似的,还有2019年10月在港交所上市的鲁大师。

上市当日,鲁大师市值突破22亿港元,但截止4月8日收盘,鲁大师的市值仅剩8.42亿港元,较最高峰时跌去超60%。

和墨迹天气一样,虽然鲁大师也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但依旧面临着钱途堪忧的尴尬局面。

对于墨迹天气而言,B端市场虽然才刚刚起步,但随着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消失殆尽,墨迹天气不得不加快脚步,直面更多挑战。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分享到: